Sirius。☆

MHA 胜茶♡
杀天 zr♡

雷-咔酱和茶茶除胜茶之外其他cp
天雷-轰爆 出茶 爆出
食用胜茶 be 三角恋 ntr会引发不适

“💥🍵。”

『胜茶』日和☀️

♡:“ 💥双向单箭头🍵 ”
BGM: 日和——Canappeco
曲梗使用注意,强烈推荐配合bgm食用!!!
祝您用餐愉快。(´-ω-`)

「8月23日 木曜日 和爆豪君的距离是10厘米。」

“ 欸...爆豪君,你也刚刚准备回家吗?”
栗色短发的少女小小的身影蹦跳着从校门的转角悄悄出现。

像小猫一样,少年这样想。

“ 啰嗦,老子想什么时候回家就什么时候回家。”
少年摆出平日里的凶狠面孔,赤色眼瞳里却闪烁着一丝丝温和的光芒,小心翼翼地避开少女柔软的目光。

“ 嘿嘿,好巧噢!没想到和爆豪君住在一个方向呢!”
少女轻轻地笑着,眉眼弯弯,夕阳柔和的光芒轻轻地洒向少女的眼角,少年确信着,她的眼角溢出了一点点,属于丽日御茶子的耀眼星光,是他想要独自占有的星光。

“ 哦。”
少年装作面无表情似的草率答道,他才不会说出自己在校门口苦等一个小时又走向了离家相反的方向的。

少年和少女并排走着,两人静静地走着。校门口的步道似乎比平时要长上许多,两旁的树梢的樱花落去,在明媚的夏季披上了一层又一层的绿意。阳光掠过枝梢,在四方形的地砖上点亮一块又一块圆形的斑驳。夏季略带温热的空气拂过两人的脸颊,少女栗色的柔软发丝被轻轻吹起,洗发水的香味融进夏风之中,飞向夕阳远在的天边。

少年希望这条路能更长一点点。
少女也这样想。

“ 爆豪君有没有去过那边的公园呀!那里的夕阳很好看噢!今天和爆豪君很有缘分,有礼物要送给爆豪君噢。”
少女小心翼翼地说道,悄悄拿出裙子口袋里藏着的粉色小纸片,攥紧了拳头藏在小手心里。

“ 别耽误老子太长时间。”
少年强掩心中窃喜,装作不在意地答道。

两人走过石阶,走过草坪,踩着夏日夕阳洒下的碎金,少年悄悄放慢了步调,时光仿佛变得粘稠了一般,流得更加缓慢了。少女领着少年,坐上了公园的长椅,夏风在空中盘旋,与面前的夕阳起舞。

“ 好漂亮。”少女望着夕阳感叹道。
“ 啊。” 少年望着少女感叹道。

“ 好啦,爆豪君马上要收到我的礼物了,都不开心地笑一下吗?”
少女忽地转回头来,少年连忙低下头,避开少女的目光。

她大概不会想看到我的笑的,会吓到她的吧。少年这样想。

“ 欸...爆豪君真是一个严肃的人呢。”
少女说着摊开了手,粉红色的小纸片被汗水微微沾湿,躺在少女的手心里。

“ 不打算给我吗?”
少年有些迫不及待,平复着心情假装镇定地询问着。

少女有一点点犹豫。
“如果爆豪君...没这个意思呢...” 她这样想着,迟迟不肯递出手心的纸条。
“ 但是又想和爆豪君...更近一点点。” 她又这样想,缓缓伸出了躺着小纸片的手。调皮的夏风却来捣乱,微风拂过少女的发丝,吹过枝梢的绿叶,卷起少女手心的小小纸片。少女粉红色的小心思乘着夏季暖暖甜甜的轻风,旋转着,飞舞着,融进了夕阳的光辉之中。

“ 呜啊...对不起爆豪君...礼物好像不小心逃走了,耽误了你的时间...”
少女连声道着歉,望向远处天边渐渐消失的风影,心中一阵忐忑。
“ 没关系的,还有时间,总会和爆豪君更近一点点的!不能放弃!”
少女同时在心里这样安慰着自己。

“ 你是笨蛋吗。” 少年笑着说,夕阳的光辉洒向少年好看的面庞,长椅后的草坪映出了两人相视的侧颜。
夏风卷起纸片的那一瞬间,少女的礼物便已经送到少年的心里了。
他分明看见了,小纸片上工工整整书写的字迹——

“喜欢你。”

少年这样说道。

「8.24 金曜日 和爆豪君牵手了。」

感谢阅读。♡









『胜茶』 雨。

*ooc预警
*胜茶限定
*是挤牙膏产物了呜呜呜,请见谅!!!

————————————————————☆

“啪嗒啪嗒——”
    雨,落在爆豪胜己的肩上。


    “爆豪君…喜欢我吗?”女孩试探着问道,她的语调轻轻的,好像爆豪胜己梦里的风,缠绵,不舍离去。
    爆豪胜己没有搭话,他不知道自己在惧怕些什么。“可恶。”他在心里默默地骂着自己。
    “爆豪君这样做…很过分噢…”女孩的声线渐渐变为小心翼翼的哭腔,像是爆豪胜己梦中的雨,浸润着少年少女青春的情感。
    “我喜欢你。” 这种话,爆豪胜己说不出口。
    雨珠打在丽日御茶子的脸上,晶莹水滴顺着脸颊缓缓滑落,留下道道水痕。冰冷水珠触及肌肤,浸透着彻骨寒意。丽日御茶子打了个寒战。
    “爆豪君,差不多该回宿舍了吧?”丽日御茶子悄声说道,柔软而白皙的小手拾起爆豪胜己身边的水杯,略微有些冰冷的肉垫不经意间触及他的肌肤,印下专属于丽日御茶子的独特的印记。
——爆豪胜己听见了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


    他离她只有10cm的距离。丽日御茶子的发丝间淡淡的奶香味糅合着雨水轻盈的青草香气,悄无声息地融化进了潮湿的空气中,轻轻地,弥散开来。
    “生气了吗…?”女孩小声问道,轻轻地,发出了小猫踩过水潭般的声响。
    爆豪胜己停住了步子,转过身去。身后的女孩低着头,撞进了他的怀中。   
    “滴答滴答——”。
    雨声渐响。

   

    他面前是一泊褐色的潭,宛若清晨林间的一抹雾霭,氤氲着恰到好处的甜腻香气。他乘着那温柔的波,寻觅着、寻觅着。涓涓细流缓缓流淌,漾着情愫,将他卷入一层又一层,泛着银光的褐色漩涡。
    他悄悄靠近她,像见到鱼的猫,小心翼翼地抚上她的发丝。雨水润湿了她的唇,他凑上去,细细品味,浅尝辄止。他分明看见平静的潭,漾起了层层清波。
    路灯点亮了夜,她眸中的星霞晕开了夜的光辉,是错觉吗,爆豪胜己看见了她眼中的荡漾的红。
——她染上了他的色彩。

“喂,圆脸,我喜欢你啊。”

_♡

『胜茶』 3 o'clock

是一个胜茶的超短篇!!!文笔拙劣,请注意避雷!!!
脑洞来自扣扣空间,侵删!
算是交党费了!!!请多包涵!

——“滴答。”

    时针缓缓移动发出清脆响声,丽日御茶子悄悄睁开眼睛,街边路灯微弱光线映亮钟面,时针与分针形成的九十度夹角若隐若现。
   才三点吗…少女这样想着,略微潮湿的发丝散发着淡淡的洗发水香味,柔软地散落在枕上。轻轻整理脸侧凌乱发丝,目光瞥见身侧的少年。

——爆豪君,睡得好熟。

    试图合上双眼,窗外呼啸而过的汽车和小腹隐隐作痛却让人难以入睡。丽日御茶子睁开双眸紧紧盯着身旁的少年,她清澈的眸子映出爆豪胜己熟睡的面容,在窗外灯光的映照下熠熠发亮。
   
——为什么能睡的这么香呢。好过分噢,爆豪君!!

    因为失眠困扰的御茶子似是有些赌气般地这么想着,小心翼翼翻过身去让自己不面对那副安逸的睡脸,蜷缩身子,紧闭双眼,让自己尽量不为窗外的嘈杂所打扰。
   
——欸…?!

    丽日御茶子还没有反应过来,温热气息已忽然将其笼罩包围,温暖而稍显粗糙的大手轻轻捂上她的耳朵,爆豪胜己专用的洗发水气味渐渐在身旁弥散开来。

——晚安,爆豪君。

    少女轻喃道,依偎在少年的怀中,沉入了甜甜的梦。

【繪妮】 流星雨。

——願望說出來的話,就不會實現了吧。

  矢澤妮可曾經認為,夜晚街道的流光,是這個世界最為美麗的光芒。

  夜幕沉沉垂下,像是將濃黑的墨汁緩緩注入澄澈的天空,這不經攪拌的一抹深沉以柔軟優雅的姿態將無邊天際逐步吞噬。薄雲掩住月光,世界的光芒一點一點被剝奪,消逝。

  “絵里…”

  矢澤妮可看不清她的面容,只有金色的髮絲在黑暗中形成了深灰色的圖塊。

  “絵里,今天聽說能夠看到流星雨喔。”

  “にこちゃん也不是小孩子了…東京的霓虹燈…看得到才怪吧?”

  “那就等到燈光都熄滅。”

  絢瀨繪里沒有回話。她知道面前的這個小傢伙不會善罷甘休。街邊樓房的燈光逐個亮起,街燈映亮了通向遠方的路,一道道流動的光芒映亮了街上忙碌的車輛,也映亮了矢澤妮可的面龐。絢瀨繪里不想用目光注視著身旁的少女,她的理智告訴自己這樣的行為並不禮貌。不過她清楚地明白,這樣的理智,不過是借口罷了。
  絢瀨繪里不知道該如何應對矢澤妮可的目光。

  “除了逃避,別無他法。” 絢瀨繪里的內心這樣告訴自己。

  房間裡是一片寂靜,指針轉動的滴答聲便顯得尤為響亮。多虧了這有節奏的聲響,絢瀨繪里才能勉強確定時空沒有凝固——她並沒有注意到矢澤妮可的微小動作。她微微張開了嘴,猶豫之中卻又咬緊下脣,將嘴邊的話語悄悄嚥下。

  “にこちゃん…你知道嗎,在流星下許願的話會實現喔。”

  “にこ我又不是笨蛋。這種小兒科的知識我當然知道…!”

  “絵里你呀,有什麼願望想要實現嗎?”

  “願望…說出來的話不就沒辦法實現了嗎?”

  街上的流光漸漸變得緩慢,樓房明亮的燈光也逐個熄滅,稍稍晚些,街燈也熄滅了。城市變成了墨色的海洋,一座座樓房宛若黑暗中潛行的巨獸,世界沉入一片黑暗。
  一道閃光忽而劃破黑色的幕布,在濃黑的夜空中划下閃耀的銀光。接著又是一道,還有一道,漫天繁星似乎理解了地球的引力,從高空落下,沉入了深色的地平線。
  在流星微弱光輝的照耀下,矢澤妮可看見了絢瀨繪里藍色的眸子,流星雨在她眼中化作一道道璀璨的流光,融化進那片清澈的藍色海洋。這大概是最美的光芒了吧,矢澤妮可這樣想,不知不覺卻喊出了對方的名字。

  “絵里…”
  “絵里…你許了什麼願望?”

  “和你…”
  “當然是想考上國外理想的大學。”

  絢瀨繪里注視著面前的少女。
  矢澤妮可在這片藍色的海洋中看見了自己,和一顆顆燦爛的流星。


 

* ❀

春天。
——充斥著苦澀戀愛氣息的季節。

海邊潮溼空氣兼以春日花朵甜膩芬芳悄然拂過面頰,鹹腥氣息夾雜鹽分粒子悄然滲入肌膚,和煦陽光照耀渲染淺薄暖意,習習海風吹動柔軟裙襬漾起旋轉氣流依然給予了裸露肌膚一份較之春天過於寒冷的涼意。細細打理額前碎發,冰涼指尖不經意觸及面部肌膚帶來寒涼觸感,嘴角微微上揚遞給自己一份恰到好處的嗤笑。

“這種季節的出遊,果然還是太牽強了吧…”

——明明還是春天。

清風拂過海面泛起層層微波,從遙遠而不可知的蔚藍彼方卷積而成的洶涌波濤彎曲成從容優雅的弧線,剔透水珠交織碰撞綻開朵朵白色浪花化為泡沫融入水中。一次次的碰撞交和中,水珠濾去泥沙與混沌,近岸啫喱般透亮的柔軟輕浪拂過岸邊堅硬岩石,同時帶走沉積與其表面的泥沙碎石,轉眼留下的便是維持數秒的水漬,以及晶亮閃爍的鹽粒。

“很奇怪喔,春天的海。”

脫下皮鞋赤腳走向海邊岩石,潮溼而又堅硬的岩石表面在柔嫩肌膚之上印下一塊塊淺紅色的痕跡,溫暖海水覆蓋腳面片傾隨即悠然離去,而殘存的水漬便是這份溫柔存在過的證明。

“春天的海,是不是應該更加溫柔一些呢?”

站定水中微微出神,不知何處徐徐吹來的風從縷縷髮絲間穿過,伸手欲將幾縷散落髮絲別與耳後,偶然觸及柔軟物體

——的確是春天噢。

展開手心,眼前的是一片浸染著可愛粉紅色澤的柔嫩花瓣。
正如我脆弱嬌嫩的戀情一般。

❀。